资金持续风起云涌,棕榈油兵临六千五

2020-01-13
 

天下粮仓网

2019年,棕榈油期价一直领涨其他油脂大半年的时间,2020年伊始,无意外,棕榈油期价依然是拥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棕榈油价格继续飙升,1月2日印尼FOB价创下多年来的最高水平795美元,在2019年更早的时间点,印尼毛棕榈油FOB均价为每吨525美元,创下13年来的最低水平,但是2019年12月份棕榈油均价比7月份上涨51%,创下过去七年来的最大涨幅。印尼毛棕榈油FOB均价之所以如此之大,也是有原因的,除了9月份的野火、烟雾及干旱给印尼农业造成越来越大的伤痛,从油棕榈种植园、橡胶种植园及稻田都遭受伤害。2019年第四季度以及2020年初还有其他一些利好因素的呈现。

截止1月10日收盘,马盘棕榈油期货上涨25令吉到29令吉不等,其中基准3月毛棕榈油期约上涨26令吉,报收3136令吉/吨,盘中高点一度触及3150令吉/吨,相比之下,2019年3月还处于1880令吉/吨的低点。

1月10日,国内大连盘棕榈油主力合约收于6470元/吨,盘中高点触及6476元/吨,相比之下,2019年5月份时还位于4092元/吨的低点,涨势惊人!主要是因为近几个月来,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棕榈油需求增加显著,马来西亚和印尼的库存下滑,且主产区的减产预期热度持续发酵。

目前申请注册送体验金利多的消息有以下几点:

1、马来西亚棕榈油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12月底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减少13.27%,为133.4万吨。这也是棕榈油产量连续第三个月下滑。10月份产量曾减少3.94%,11月份减少4.08%。

2、船运调查机构ITS发布的数据显示,马来西亚1月份前10天棕榈油出口量为468,871吨,比上月同期的361,220吨增加29.8%。另外一家机构Amspec马来西亚公司称,1月份前10天棕榈油出口量为455,592吨,比上月同期的367,410吨增加24%。

3、从2020年1月1日起,B30将在印尼全面实施。2020年,强制性B30计划将增加毛棕榈油的消费量,B30是有史以来生物燃料中棕榈油为原料的生物含量最高水平。另一方面,2019年延期的旱季可能造成毛棕榈油产量增速放缓。2019年印尼毛棕榈油产量预估将达到5000万吨,较2018年增长6.38%,该增幅小于此前预期。

4、一政府官员1月9日表示,印尼能源部计划在4月份开始进行B40生物柴油项目测试。印尼政府现在想要增加到B40和B50,试验将于2020年第一季度进行。能源部研究及开发主管Dadan Kusdiana称,在结束了实验室测试之后,能源部计划在4月份进行B40项目测试,预期将很快开始。他补充说,目标在8月份完成测试。协调部长Luhut Pandjaitan表示,政府计划在2021-2022年之间启动B40项目。

5、印度政府出台一项政策,从2020年1月1日起,印度将本国毛棕榈油进口关税从40%下调至37.5%,精炼棕榈油进口关税从50%下调至45%。

6、每年的冬天是棕榈油的消费淡季,棕榈油价格也会因此低迷,但今年却例外,但棕油产区减产以及B30/B40的预期乐观,使得棕榈油申请注册送体验金积聚了大量的基金,棕油持仓量也因而十分庞大,屡创新高,并且是在冬季创新高。目前单边算基金80几万手,双边就是160几万手,从历史数据来看,豆油也未能达到这么高的持仓,豆油最高持仓单边为70万手,双边算为140万手。可谓是“钱往里面涌,价在天上飞”。

一系列利多因素的呈现,使得国内外棕榈油期价扶摇直上,并且涨势十分强劲。但是,随着利空因素的呈现,令申请注册送体验金也多出几分担忧。

首先,国内棕榈油库存继续回升,截止周四,全国港口食用棕榈油库存总量78.54万吨,较上月同期的69.45万吨增9.09万吨,增幅13.1%,较去年同期50.86增27.68万吨,增幅54.4%,往年库存情况:2018年同期63.62万,2017年同期41.87万,2016年同期81.73万。5年平均库存为63.32万吨。

马来西亚和印尼占到全球棕榈油产量的85%。棕榈油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出口农产品,占到其国内生产总值的2.8%和出口总量的4.5%。近几年,印度对马来西亚棕榈油年进口量约为200-250万吨,占马来西亚棕榈油年出口的12-20%。

去年马来西亚取代印尼成为印度的头号棕榈油供应国,2019年马来西亚对印度出口大约390万吨棕榈油,其中204万吨为精炼棕榈油。因为印度下调马来西亚精炼棕榈油的进口关税。2019年1月1日,印度政策根据MICECA协议调低马来西亚棕榈油的进口关税,令马来精炼棕榈油进口关税高于印尼精炼棕榈油5个点,这导致2019年印度大幅扩大马来西亚精炼棕榈油的进口。

但是2020年1月8日印度发布通知,将进口精炼棕榈油归入“限制”之列。业内人士称此举形同于进口禁令,目的是为了惩罚马来西亚。因为马来西亚94岁的总理马哈蒂尔以直言不讳著称,他近几个月多次批评印度,10月份时他曾抨击印度入侵并占领克什米尔。该地区是有争议的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地区,巴基斯坦也声称对这块土地拥有主权。上月马哈蒂尔批评印度出台的新公民法排斥穆斯林人口,引发社会动乱。

从时代背景来看,20世纪90年代,随着印度经济的改革及政策调整,印度与马来西亚关系进入新阶段。2010年,印度将两国的关系提升为战略伙伴。2011年7月,双方签署了“大马印度经济全方位协议(MICECA)”(2011年7月1日-2019年12月31日)。

但是眼下印尼的“禁令”操作或将对马来形成一定的影响,马来西亚棕榈油精炼商协会(PORAM)表示,马来西亚现在不得不和其他国家竞争,向印度销售毛棕榈油,而传统上印尼产品在印度申请注册送体验金更具成本竞争力。该协会主席Jamil Haron称,“印度禁令导致马来西亚和印尼必须直接竞争,两国将爆发价格战,而我们处于劣势。虽然我们仍可以卖出毛棕榈油,但是现在需要与印尼竞争。”要知道印尼则是世界头号毛棕榈油出口国。吉隆坡贸易商称,在现有合同完成后,马来西亚的出口将从1月底开始下滑。这或将影响马盘价格走势。

另外,如果内盘棕榈油在资金的推下继续上涨,马盘再稍微回调,就给现货带来利润,据悉近期已经有买船,天津买船价格达到平水,截止上周五,天津贸易商24度棕榈油6840-6850元/吨,日照港贸易商24度棕榈油基差报价P2005+370(1月15日前离库),折算收盘价6840元/吨。张家港贸易商24度棕榈油6770元/吨,广州贸易商24度棕榈油基差报价P2005加300-310,折算收盘价6770-6780元/吨。目前现货基差如果再涨,那么还会增加买船。

还有一方面,需要关注油脂之间的替代,豆棕价差缩小至500元/吨附近,截止上周五,豆棕价差在525元/吨,而正常的豆棕价差是在800元/吨左右,而且随着气温不断降低,不利于棕榈油替代消费的增加,尤其冬季低温天气下棕榈油勾兑量将大幅萎缩,上周棕榈油总体成交转淡,总成交量15100吨,较前一周21950吨降6850吨,降幅31.2%。

由上述可见,在继续看涨棕榈油的同时,还需谨防上涨过程中出现回落整理的风险。

但2020年的第一季度,马来西亚棕榈油仍处于减产季节,2019年初的弱厄尔尼诺为东南亚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少雨,但随着厄尔尼诺的褪去,7月以来强烈的印度洋偶极子正相位引发了东南亚更严重的干旱,为后期的棕榈油减产埋下了更深的伏笔,直接会影响约26个月之后的产量。何况B20还在推进,印尼B30计划也在执行之中,产量下降的利多消息仍在发酵。即使棕榈油行情出现回落,预计空间也不会太大,预计第一季度油脂行情整体将保持较强格局。


 

最新注册送体验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