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运状告安捷联开审,魏军早留出逃路

2009-05-27
 

“今天的时间太晚了,你们三家再商量一下时间,争取6月8日之前再开庭。”昨天下午1时30分,中外运国际贸易公司(以下简称中外运)与*ST联油前实际控制人北京安捷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捷联)的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争议案在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在经过5个多小时的庭审之后,主审法官做出上述表示,而此时,原告的举证尚未结束。


  “中外运应该会赢,安捷联赔偿中外运毋庸置疑。但晓松地产的担保赔偿将存在变数,预计法庭会判其承担部分责任。”有法律专业人士表示。“从赔偿数额和企业的经营状况来看,不排除两被告因此破产的可能。”


  庭审现场:晓松地产反应激烈


  “我们请求法庭判令第一被告安捷联支付原告中外运货款、代理费、银行手续费、利息损失、违约金等共计1.84亿元;请求判令第二被告晓松地产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赔偿2.4亿元。”在庭审现场,原告中外运的代理律师表示。


  原告方表示,2008年6月25日安捷联与中外运签订了《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晓松地产则为双方的协议提供担保,担保金额2.4亿元。中外运依照协议与供货方签订了7份棕榈油的进口合同,并依据合同开出了7份期限为90天的远期信用证,总金额为2211万美元。随后,中外运进口了合同项下的2万多吨棕榈油,信用证到期后,银行将此款项从中外运账户上划走。但安捷联提走棕榈油后,并未按照协议支付货款。


  在整个举证过程中,两被告表现迥然不同。第一被告安捷联除代理律师外,再无人员出席,原告举证时,该律师一直很安静,对于法官的询问也都以“没有意见”等简短语句回答。而第二被告晓松地产则表现激烈,指责中外运和安捷联,其间“串通”、“欺诈”、“诈骗”等词句经常出现。晓松地产代理律师王桂香说,“安捷联法人代表魏军潜逃,中外运以担保之名妄图转嫁责任,中外运和安捷联有恶意串通、非法欺诈之嫌。”并称两者试图“私分2.4亿元”。


  对于中外运的指控,安捷联的代理律师表示“无疑义”,但却提醒法官“注意”晓松地产。该律师认为,将案件上升到诈骗层面,对安捷联的影响很大,安捷联怀疑是晓松地产指使所为,旨在通过这种手段给安捷联施压。


  安捷联:可能主动申请破产


  “现在的安捷联可能根本无力偿还巨额赔偿,一旦安捷联输了官司,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安捷联将会主动申请破产。”一位橄榄油行业的资深专家告诉《每日经济新闻》。


  此前有媒体透露,一直以“华东最大棕榈油经销商”自居的安捷联实际上名不副实。“棕榈油的利润率并不高,安捷联可能只是一个庞大的空壳子。”北京方得资产管理公司的一位私募基金经理也认为。


  虽然囊中羞涩,但安捷联却上演过多起被业内称之为“蛇吞象”的举动。自2007年开始,魏军操控安捷联重组九发股份(600180.SH)、染指ST寰岛和国药科技(600421.SH),并最终将ST寰岛易名*ST联油后收归囊中。


  该基金经理告诉《每日经济新闻》。据了解,魏军是通过购买ST寰岛第一大股东股权的方式拿到其控股权,而在其3060万元的收购款中,自有资金仅100万元,其余均为借款。


  掌控*ST联油后,国际棕榈油申请注册送体验金持续低迷、棕榈油价格一路下滑。今年4月,安捷联被迫退出*ST联油,还欠下1.3亿元占用资金。


  随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安捷联目前的负责人赵伟,对于此案他并不愿意深谈,并表示“明天会让律师跟你联系”。


  “魏军出逃后,安捷联可以召开股东大会更换法定代表人,追究魏军的责任。但由于安捷联公司事实上由魏军持股控制,因此魏军即使落案,也不影响其股东地位和法定代表人地位,安捷联最终可能在破产后注销。”一直关注此案的上海市申光律师事务所何四为律师表示。


  晓松地产:我们当了“冤大头”


  “在这个案子中,我们充当了一个冤大头的角色。”5月26日,晓松地产内部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王桂香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安捷联以贷款为幌子找晓松地产作担保,实际上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实施自己的诈骗行为。”


  据王桂香介绍,2008年5月,因资金紧张,晓松地产急需8000万资金用于项目开发。后经谈判,安捷联愿借出这笔钱,但前提条件是晓松地产以部分房产抵押给中外运,为中外运及安捷联2008年6月25日签订的委托进口代理协议做担保,担保金额约为2.4亿元。


  “按照协议,晓松地产把房子抵押担保了,但其盼望的8000万元借款却根本没有影踪。”该内部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到2008年11月21日,我们才知道魏军从一开始就没有想借这笔钱,我们上当了。”那一天,晓松地产收到了中外运的起诉书。实际上,早在5月15日,晓松地产已经向法院递交反诉状。


  我爱我家副总经理胡景辉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几年来,晓松地产并没有什么新楼盘推出,公司经营业绩可能并不理想,如果这2.4亿元的债务成为现实,那么等待晓松地产的结果将是破产。何四为告诉记者,晓松地产在本案中存在过错,并给中外运造成了损失,法庭可能酌情判定晓松地产承担部分责任。


  魏军:早为自己留了后路


  虽然昨天的开庭的主角并非魏军,但魏军的名字还是被频频提及。


  据了解,晓松地产并非第一个跟魏军发生金钱纠纷的公司。此前有媒体报道,早在2008年3月,安捷联曾以委托中外运同样的手法委托深圳市粮食集团进口1.12万吨棕榈油。在与安捷联签订《进口棕榈油代理合同》后,深圳粮食集团支付约1.431亿美元进口了棕榈油,但魏军在未支付货款的情况下,私自将1.02吨棕榈油出售,造成深圳粮食集团直接经济损失7500万元。而在更早之前,江苏省张家港的一家粮油储运公司也陷入魏军的圈套,据悉货物标的在5亿元左右。


  有消息表明,在深圳粮食集团促请警方介入后,魏军于2008年11月潜逃新加坡。有消息说,虽然潜逃海外,但深圳警方一直与魏军保持联系,希望他投案自首。


  “预计魏军可能会以移民方式长期居留国外。”何四为分析说。“从其出事的频率来看,魏军的几个大案都集中在2008年3月至5月,这说明在这期间他做了足够的预谋,而且也为自己选择了后路,魏军逃到新加坡可能就是看准了我国和新加坡既无双边引渡条约,也无刑事司法协助条约。”

 

 

 

最新注册送体验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