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联油魏军变身棕榈油大盗,私逃新加坡被悬赏通缉

2009-04-24
 
    *ST联油,一家并不出众的披星上市公司,因其高管接连辞职被引入公众的视线。
    本报2009年2月10日刊出《整改关口四高管相继离职,*ST联油股权辗转背后隐藏无数蹊跷》,对*ST联油魏军在操控上市公司方面的种种行径提出质疑后,不断有业内人士向本报提供材料。
    在《证券日报》记者经过两个多月的详尽调查后,惊奇地发现,被称为棕榈油大王的魏军实际上是个“棕榈油大盗”,因涉嫌棕榈油进口合同诈骗已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立案调查,由于私自出逃新加坡迫使深圳警方悬赏通缉。
    更让人拍案惊奇的是,虽然是在逃通缉人员,魏军仍然公开将所持*ST联油大股东北京大市投资有限公司的控股权转让出去,*ST联油也堂而皇之的将此信息进行了披露。
    魏军将*ST联油大股东席位卖出
    2009年4月17日, *ST联油公布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兰州亚太工贸集团有限公司与魏军、赵伟于2009 年4 月2 日签署了《北京大市投资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分别向亚太工贸转让魏军所持大市投资52%的股权、赵伟所持大市投资48%的股权。
    本次股权转让完毕后,大市投资仍为*ST联油第一大股东,持有*ST 联油3222.02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9.97%。亚太工贸成为大市投资的大股东,持有大市投资100%股权,成为*ST联油公司实际控制人。根据协商,转让费为1元,条件是代替关联公司安捷联偿还所欠*ST联油1.3亿元的债务。
    而相关资料表明,安捷联实际控制人就是魏军。
    而在此前一年的2008年4月,魏军才成为*ST联油大股东北京大市的控股方,也由此成为*ST联油的实际控制人。当时魏军和赵伟分别以3060万元和2880万元收购北京大市51%、48%股权。对于赵伟,相关人士介绍,魏军和赵伟非常熟悉,是多年的铁哥们,在许多场合都是一致行动人。
    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咨询的方式拨通了权益变动书中留下的大市投资魏军的联系方式,但记者打过去,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这是安捷联,并说魏军不在公司,具体转让情况后续还会有公告。
    99.97%与9.97%之间的倒腾关系
    2008年4月,*ST联油设立业务部从事棕榈油贸易业务,随后利用安捷联归还的1.29亿元增资款(含占用费、保证金),与张家港比尔和北京安捷联签署相应《购销合同》,在今年5月至9月期间分三次购买两家公司17800吨棕榈油,*ST联油由此向张家港保税区比尔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张家港比尔)和北京安捷联支付了3000万和10175.8万元的货款。
    然而在2008年11月8日,*ST联油发布公告称,因棕榈油单价已从公司购买时的每吨1万元左右降至目前每吨0.5万元左右,为保证公司不受损失,公司拟与张家港比尔及北京安捷联解除棕榈油业务,公司暂停棕榈油业务的开展。
    然而已经支付给安捷联及张家港比尔的总计1.3亿元的货款却迟迟未予归还,今年4月后就将债务转给兰州亚太来承担。
    魏军控制下的安捷联及其道不清关系的张家港收了*ST联油钱不还, 再转手把*ST联油大股东席位卖出去并让接盘方偿还债务行为,这不由让人叹服:“高,实在高家庄的高”!
    中央财经大学一位教授就此认为,魏军在资本方运作方面确实很有“天赋”,水平已经超过托普系的宋如华。因为根据公开资料,魏军控制下的北京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安捷联持有99.97%股权,而魏军在*ST联油所持股权不过9.97%,魏军对两个公司的持股相差十倍。
    这位教授由此计算,安捷联欠*ST联油任何一笔款项不还,魏军在扣除在*ST联油一成股东损失外,魏军可以通过安捷联可以获得这笔款项的九成。如今魏军将*ST联油的第一大股东席位连同债务一起卖出后,魏军就可从*ST联油不费分文将*ST联油划到安捷联的预付货款全部归自己。
    兰州亚太为何要当这个冤大头,无人能知晓详情。但本报记者在对这桩股权转让交易幕后进行调查时,却发现魏军进行合同诈骗早有前科。
    警方对魏军立案通缉
    《证券日报》记者通过特殊渠道,查阅警方一些资料,发现安捷联涉嫌多起合同诈骗案。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的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证实,安捷联实际控制人魏军现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立案,但该嫌疑人于2008年11月23日逃至新加坡。
    警方相关资料显示,2008年3月,安捷联与马来西亚SIME DARBY公司与新加坡鸿贸国际私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加坡鸿贸)洽谈购买棕榈油事项,并委托深圳市粮食集团与上述两家公司签订进口合同。
    2008年5月,6月深圳粮食集团与安捷联签订了《进口棕榈油代理合同》,在实际履行合同过程中,安捷联预先支付15%的保证金共计1500万元给深圳粮食集团,深圳粮食集团支付约1.431亿美元进口1.12万吨棕榈油,货到后由东莞市华南油脂工业有限公司负责中转和储存。然而安捷联在未支付剩余款项的情况下,私自将1.02吨棕榈油提取并出售给他人,给深圳粮食集团造成约7500万元的损失。
    正是魏军给国有企业深圳粮食集团造成的巨大损失,迫使深圳当地警方介入,魏军也由此在祖国大陆内地星光黯淡,在深圳粮食集团促请警方介入前闻风而逃境外。
    相关人士也讲述,同一时期被安捷联以同样手法诈骗的公司远不止深圳粮食集团一家,北京晓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晓松地产)也是受害者之一。
     北京晓松地产称也被魏军害惨了
    对于魏军,晓松地产内部人士现在谈起来仍心有余悸,说是被这个姓魏的高人害惨了。
    晓松地产方面向《证券日报》讲述,2008年5月,晓松地产资金紧张,急需8000万资金用于项目开发。晓松地产总经理杨建喜通过朋友辗转介绍认识了民生银行[5.51 -2.48%]的一个人,由此人要引荐给王毅,王毅的名片上的抬头为安捷联董事,副总经理。
    在多次谈判后,达成协议,安捷联出资借与晓松地产8000万元,条件是晓松地产以北京市丰台区东铁匠营横7条30号院3号楼部分房产抵押给中外运国际贸易公司(以下简称中外运),为中外运及安捷联2008年6月25日签订的委托进口代理协议做担保,担保金额约为2.4亿元。
    2008年6月签订合同时,是王毅拿着已由魏军签好字的抵押担保合同和8000万借款合同来找杨建喜签字。从头至尾,杨建喜没有见到《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也从未见过魏军本人。
    合同虽然签了,但1个月后,8000万不见踪影。晓松地产只能找中间人王毅询问。王毅让晓松地产到华夏银行北京安定门支行开立账户。
    本报记者昨晚致电华夏银行北京安定门支行副行长王毅,对方说认识安捷联方面的人,并表示对晓松地产与安捷联之间的事不清楚。对于晓松地产指其同时是安捷联董事兼副总经理说法,此王毅说这是重名,与他无关系。
    而开了账户也从未收到8000万元的借款。经过多次磨合,安捷联王毅带晓松地产的一位工作人员去见魏军,这也是晓松地产唯一见过魏军的人。魏军只是称安捷联没有钱,经营困难。
    而直到2008年11月,晓松地产收到了中外运的起诉书,才发现自己被莫名卷入事端。
    在起诉书中显示,安捷联在支付合同总价款10%的保证金后,安排中外运与货物出口商新加坡鸿贸分别于2008年7月23日,7月31日和8月1日签订了七份棕榈油的进口合同。依据合同原告开出七份期限为90天的远期信用证,总金额为2211万美元。
   共计2万余吨的棕榈油陆续进口到国内,并由安捷联提走。
    上述信用证分别于2008年10月28日,11月4日,11月13日到期,开证银行已划走了中外运账户上的相应款项。
    而中外运要求安捷联偿付时,安捷联以经营困难和资金周转不开为由仅支付人民币50万元。
    根据《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安捷联应付中外运合同总金额1.2%的代理费和银行手续费分别为181.8万元和38.3万元,合同总价款30%违约金约4545.7万元。
    为此担保的晓松地产因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而深深被卷入其中。
    魏军通过安捷联搞了多少进口许可证?
    本报独家获得的一份安捷联与中外运签订的《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安捷联委托中外运代理进口商品,具体进口来源国及客户仅称由甲方指定,交易方式为远期L/C(远期信用证,90天)。
    我国在2006年取消棕榈油进口配额后实行自动进口许可证管理,相关企业只要取得棕榈油进口资质,在省外经贸主管部门备案登记即可进口。
    按照规定,贸易型企业近三年进口实绩合计达到进口豆油、棕榈油、菜子油3万吨以上方可取得进口资质,而代理公司之前并不做油类进口,无此资质。
    因而一些公司在进口棕榈油时约定由安捷联这样的委托方来“搞定许可证问题”。
    具体地说,中外运其他外贸公司在与安捷联签订合同时约定,安捷联“去搞一张许可证”,被委托的代理公司再以此许可证去办理海关等处的手续,完成进口。
    从事粮油贸易的人都知道,棕榈油生产集中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尼日利亚三国,占世界棕榈油总产量的88%,我国的棕榈油消费主要依赖进口。
    而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是我国棕榈油的主要进口国,船期为十几天,一般不需要开具远期信用证。但是通过这个一系列的安排,一个信用证融资套现通道就此打开。
    掌控*ST联油后,魏军开始对其进行资产重组,将安捷联下属的福建省联合油脂发展有限公司、东莞市联洋油脂工业有限公司油脂的生产与加工业务资产部分纳入上市公司。
    而安捷联却成为魏军用以“资金运作”的工具。
    而一位粮食系统的业内人士,看到安捷联的操作手法表示,与2008年被称为“全国粮油第一案”的中盛粮油案作案手法有些相似。
    中盛粮油案核心人物、浙江商人、天津中盛粮油实际控制人王伟已于2008年7月落网。
    而魏军目前已逃往新加坡,消息却被封锁的密不透风。从*ST联油的公告中,依然能看到魏军指挥的身影。其股价因为其重组消息,已出现8个涨停,是不知情者飞蛾扑火?还是另有操纵?

 

最新注册送体验金平台